甘肅生活網

這個皇帝應該是瘋了,將嫔妃的腿骨做成樂器,在皇宮中演奏

這個皇帝應該是瘋了,將嫔妃的腿骨做成樂器,在皇宮中演奏

這個皇帝應該是瘋了,將嫔妃的腿骨做成樂器,在皇宮中演奏

兩晉南北朝是中國的大分裂、大動亂時期。正因爲混亂,在這一時期的各種割據政權中,才出現了一些行爲極其怪異的君主。而北齊的開國皇帝高洋,就是其中最爲怪異、最爲荒淫、最爲殘暴的一個。

高洋,字子進,是東魏重臣齊王高歡的第二個兒子。盡管高氏是漢人,但由于高歡長年駐守北方,因此,盡管北魏孝文帝大力推行漢化,但仍有少數漢人其習俗卻同化于鮮卑,高氏就是這樣的人,這也爲高洋日後的怪異行爲埋下了伏筆。高歡死後,長子高澄繼承齊王位。而此時的高洋,因辦事認真得力,深得東魏帝的信任,于武定五年(公元547年)被封爲尚書令、中書監、京畿大都督。武定七年(公元549年),齊王高澄遇刺身亡。高洋處變不驚,自赴晉陽,親攬高澄生前政務,凡事皆處理得有條不紊。次年春,高洋被東魏帝元善見進封爲丞相,都督天下諸軍事、錄尚書事、大行台、齊郡王,食邑一萬戶。三月,又將高洋進封爲齊王,食邑五郡,十萬戶。至此,高洋己統轄了東魏的所有軍政大權。

令東魏帝沒有想到的是,高洋早有稱帝野心,以前勤勞認真的表現,只不過是隱忍待機罷了。武定八年(公元550年)五月,高洋經過精心策劃,逼東魏帝元善見頒布禅位诏書,經幾番假意謙讓,效仿漢魏故事,高洋終于當上了割據政權的皇帝。國號爲齊,改武定八年爲天保元年。爲了區分南朝的齊,史稱北齊。

高洋剛當上皇帝時,還是非常勤奮努力的。唐朝人李百藥在《北齊書.帝紀第四》中是這樣記載的:“初踐大位,留心政術,以法馭下,公道爲先。或有違犯憲章,雖密戚舊勳,必無容舍,內外清靖,莫不诋肅。至于軍國幾策,獨決懷抱,規模宏遠,有人君大略。……每臨行陣,親當矢石,鋒刃交接,唯恐前敵之不多,屢犯艱危,常致克捷。”(見《北齊書.帝紀第四》)就是這樣一個具有雄才大略,又能以法治國,公道爲先,使國家內外清靖;而行軍打仗,又能身先士卒,克敵至勝的開國君主;卻在當了六七年皇帝後,突然轉了性,變得十分怪異、荒淫和殘暴起來。《北齊書.帝紀第四》記載:“即征伐四克,威振戎夏,六七年後,以功業自矜,遂留連耽湎。肆行淫暴。”爲何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呢?史官給出的結論是:高洋稱帝六七年後,自以爲功高蓋世,驕傲自大起來。于是,整日沉湎于酒色之中,從而造成性情大變。竊以爲,除了上述因素外,經過長時間壓抑的粗野的鮮卑習性,在當了六七年皇帝後,得以釋放爆發,也是使高洋性情發生巨變的重要原因。

下面舉幾個例子來說明高洋性情的怪異、荒淫和殘暴。

當他喝酒喝到酣暢之時,他就會親自去擂鼓,然後又去唱歌跳舞,通宵達旦,晝夜不息。有時他會在宮中袒身露體,在身上臉上塗脂抹粉;有時又披頭散發,身著鮮卑服裝或五彩雜衣,張弓拔刀,遊走于街肆;有時不論早晚,無故跑到大臣家裏去,胡亂鬧一通;除此之外,還時常不論酷暑或嚴冬,總是在大白天光著身子,騎著不裝鞍鞯的或牛、或驢、或駱駝在大街上狂奔。隨從們也必須學著他的模樣胡鬧,弄得隨從們苦不堪言,而他自己卻泰然自若。

有一次,高洋竟然荒唐得失去了人性。他將自家宗室的所有女人都集聚于宮中,要她們脫光衣服,然後,讓他的寵臣們去跟這些裸體女人群交淫亂,並日以繼夜地進行。而他卻和太監們在一旁手舞足蹈地觀看,以爲娛樂。

又有一次,他借著酒勁,斥退左右,企圖強奸他父親的小妾爾朱氏,爾朱氏哀求他不要亂來。他先是假意答應,然後趁其不備,將刀刺進爾朱氏的下體,從爾朱氏的痛苦掙紮中獲得快感。

對待自己的親生母親,高洋同樣喪失人性。有一次,皇太後勸他不要太荒淫。他竟勃然大怒,並揚言,如果太後再敢管他的事,就把她嫁給胡人,讓胡人去糟踐她。從此,她的母親再也不敢多嘴了。“自皇太後諸王及內外勳舊,愁懼備悚,計無所出。”(見《北齊書.帝紀第四》)

高洋對母後尚且如此,對其他嫔妃就更加隨心所欲了。有一個姓薛的寵妃,入宮前是清河王高嶽的情人。當高洋看中薛氏後,便將其召入宮中。薛氏不僅貌美如花,而且媚術了得。不久便讓高洋覺得後宮佳麗索然無味了。薛氏受寵,封爲薛嫔。薛嫔有個姐姐,長得也很妖豔,高洋索性將她也弄進宮來,做一對姐妹雙飛燕。高洋與薛氏姐妹混在一起,有時一連數日不離床榻,姐妹倆則極盡風流媚惑之手段,以博得高洋的歡心。可當高洋得知薛嫔依然與舊相好高嶽藕斷絲連時,不禁勃然大怒。便令人當著他的面,先將薛嫔的姐姐活活鋸成八塊;然後將薛嫔斬首,屍身亂刀剁碎;並將姐妹倆的鮮血摻到酒中讓大臣們共飲。史載:高洋“凡諸殺害,多令支解。”至此,高洋仍不解恨,又令樂師將薛嫔的大腿剔去筋肉,用腿骨做成樂器。並在後來的每次殺人酒宴上,讓樂師用薛嫔腿骨做成的樂器,彈奏“佳人再難得”的樂曲助興。

又有王氏姐妹倆,姐姐是大臣崔修的妻子,妹妹則是高洋的嫔妃。哪知高洋卻有喜歡淫人妻女的“特別”嗜好,當他得知王嫔的姐姐也生得十分漂亮時,便多次借故到崔修家去。就在崔家客堂,高洋一邊對前來侍候他的王氏進行挑逗,一邊對崔修提出要奸淫王氏的要求。崔修無奈,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任其胡來。事後,崔修被高洋提拔爲尚書郎。

仆射崔進既是三朝重臣,也是高洋父親高歡的心腹大臣。他死後,高洋前往吊唁。崔進的小妾李氏,年方十八,如花似玉,一身缟素,更顯得漂亮迷人。當高洋見到伏地接駕的李氏後,禁不住心旌搖蕩,也顧不得身在靈堂之上,當著衆人的面,抱住李氏便行猥亵之事。身著重孝的李氏堅決不從,驚叫著逃進人群。高洋惱羞成怒,喝問李氏:是否想念丈夫?李氏回答:是!高洋說:那好,我派你做使者,前往地府探視崔愛卿。還未等李氏回過神來,高洋便令人殺死了李氏,並親自割下李氏的頭,扔進陰溝,還說是“送她去陰間探親”。

皇後李氏,才色俱佳,是高洋爲公侯時的妻子,也是唯一能被高洋以禮相待的女人。可高洋對她的姐姐就沒有這樣的禮遇了。

李皇後的姐姐是魏安樂王元昂的妻子,因爲生得香豔迷人,高洋早就垂涎于她了。一次,高洋借口到元昂家飲酒,乘著酒興故意將酒灑在身上,便讓李氏爲他擦拭。他卻趁機在李氏身上摸摸捏捏,還一把抱住,企圖調戲。元昂和李氏拒不受辱,面呈不快之色。這一次高洋雖然欲火中燒,卻也無法下手。爲了得到李氏,高洋居然利用召元昂進宮之時,將其亂箭射死。當李氏設靈堂祭奠亡靈時,高洋假意前往吊唁,就在元昂的靈前,高洋將李氏奸汙了。

高洋後期,因作惡太多,倍受“朝野讒憎,各懷怨毒。”也許是心理作祟,使得他“每言見諸鬼物,亦雲聞異音聲。”常言道:惡有惡報,善有善報。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。時候一到,一切都報。該到無數冤魂來找他索命的時候了。這似乎有點宿命論,但這正說明,一個作孽太多的人,他的內心是永遠也不會得到安甯的。天保十年(公元560年),高洋己經不能進食,每日只能靠飲酒數杯度日了。就在當年十月,高洋崩于晉陽宮德陽堂,時年三十一歲。性情怪異、行爲荒淫、作風殘暴的北齊皇帝,就這樣在昏醉中結束了他短暫而罪孽深重的一生。

(全文完)

本文作者:蕭家老大(今日頭條)

原文鏈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7406418011488775/

聲明: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;僅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,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